2021 紀錄

這是開始做年度紀錄的第六年。

覺得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什麼。這個想法讓我能更專注但也更輕鬆地做選擇、過生活。延續 2020 紀錄,去觀察自己做事的動機,如果只是因為外在動機(Extrinsic motivation)而想做的事多半不是好玩或長久的事。不用向別人證明自己有多獨特、不用證明自己做了什麼事、負擔得起什麼消費、找的工作好不好、認識誰、去了哪裡。排除了外在動機,大部分的選擇都變得相對簡單。

拜 Covid 所賜臨時買了機票回台過冬,在防疫旅館裡跨了 2020 到 2021 的年。沒辦法亂跑讓我能跟著兩地朋友在 NYC 跟台灣視訊跨兩次年。2021 隔離的天數加起來要超過一個月。在台灣很療癒,去苗栗南莊完成了每年都要在台灣露營、在台灣一個月體重直接加五、莫名的喜歡上半夜在台北騎 YouBike。

這年看的書們與他們筆記放在了 Books I Read in 2021,有了 Kindle 跟 Audible 後更容易吸收原文書。喜歡的非小說中,《How to Live》跟我在思考的哲學想法有著最大的契合,《The Tyranny of Merit》闡述了我在台大時常常在反省的事,《Finite and Infinite Games》跟《The Beginning of Infinity》都有一點玄但適合反覆品味的,《Show Your Work》給了我更多厚臉皮去公開地寫文章。流浪地球跟天橋上的魔術師都是讓人無法罷手的小說。剩餘十幾本書的介紹就看 Medium 吧。

這年印象中最常聽的樂團還是草東跟椅子,然後是 LCD Soundsystem、deca joins、Tricot、拍謝少年、Linkin Park。喜歡的單曲有 Puzzle Man 的 Love is the Answer(謝謝威霆)、Alfa Mist 的 Keep On、Francis and the Lights 的 May I Have This Dance、Frank Ocean 的 Self Control(謝謝 Angelica)、How to count one to ten 的 idyllic landscape、Paranoid Void 的 null(謝謝 Yoding)。再次感謝各路同仁推薦。

對 Stoicism 有更多的練習。除了純哲學,在佛學看到它的影子,也在心理諮商裡的 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 Therapy(REBT)看到它的其他應用。感謝 Sharon 的介紹!

在 New York City 也待了一陣子。第一次覺得自己不再是這個城市裡暫時的過客,是發現原來自己能記起 F Train 在 Manhattan 的每一站。少了剛來時是困在 Roosevelt Island 的甜蜜拘束,多了更多跟 NYC 的連結。也像在台北一樣有了自己的咖啡廳地圖,有了 bar-hopping 習慣的路線,有了朋友造訪必去的餐廳。在城市裡的各個角落慢慢累積自己的記憶和看法,從一個地點導航到另一個地點也越來越少需要 Google Maps。第一次在 NYC 看雪、看煙火。逛了更多的畫廊、博物館,展覽裡從一個新藝術媒介到另一個新表現手法,唯一熟悉的還是那個無所不在的老朋友 Andy Warhol。

一百個人有兩百個對 NYC 的想法,我想是因為這裡有無限種組合可以探索。我懷念 East Village 的年輕、K Town 的混亂、Bushwick 的文青、Williamsburg 的藝文、Hell’s Kitchen 的咖啡廳、Upper East 的平靜、Midtown 的多元、LIC 的過於現代、Greenwich 的清幽、Elmhurst 陌生的熟悉感、NoMad 的寫作沖照片例行作業。Soho 和 Noho 總能讓我充電想起我為何而來、China Town 能解肚子裡的鄉愁、Lower East 給了最多模糊的晚歸記憶。慢慢賦予了每個區域不同意義,但區域間的界限卻又漸漸不再清晰。總有些瞬間在街上可以理解 Edward Hopper 在 Greenwich 時所感嘆城市生活竟可以同時如此地擁擠而孤立(how crowded and yet isolated city life could be),但每個在城市裡嚮往當 Flâneur 的晴朗下午卻又總被四周的美好悄悄提醒自己和其幸運能身處其中。在有時喧囂過頭的地鐵上,想著忘記從誰那聽來,最適合描述這個城市的形容詞是 Saturated。但也許更多的時候,活在我記憶裡的是更純粹的 Splendid。

看了第一場 Broadway 是 Hadestown、去了好多次 Fotografiska 跟 Printed Matter。虧渝修的福在 Comedy Cellar 看了有 Louis CK 壓軸的 Stand Up Comedy。我最愛的書店兼咖啡廳 Book Club 晚上七點過後禁用電腦讓我不知所措了好一陣子。Jacky 帶我、莫絲羽還有 Tiff 去吃的 Coppelia 直到現在還是我最愛的餐廳。Bharat 帶著我第一次參加了 Diwali。

強迫自己用英文輸出大部分的內容,因為我認為用英文溝通相對於中文通常是更雙向的。使用中文的人通常比較能使用英文,但使用英文的人不一定。在這個前提下,如果只使用一個語言溝通,我相信使用英文相對於中文而言是更有包容性的(inclusive)。

對於使用英文有更多的想法。在不影響理解的前提下,一個人的口音應該要是其特點而不是缺點(feature not bug)。因此需要注重的是發音與表達能力,而不是口音(雖然我總是亂發音還要一直麻煩別人糾正)。除此之外,在一個語言的使用上有口音通常代表精通另外一種語言,因此一個人更應該學會以自己的口音作為特色為榮,而不是因此而自卑。每當開口但擔心自己英文不夠好時,提醒自己通常只有英文不夠好的人才會在意別人的口音。如果我的英文帶著口音,那表示我至少精通另外一種文化,要自我催眠那是種優勢。

學會堅定地使用自己的中文名字。剛來美國的時候曾經糾結過是否要取一個「英文」名字(Anglicized first name),但現在我很開心能選擇持續用一個父母賦予我,我也自認更能代表我自己的名字。每次自我介紹時我會用字正腔圓的國語說 I’m 程維,非中文母語者通常要苦盡舌汁才能勉強發出類似 Cheng-Wei 的音,在 Email 裡我也常常被不認識的人稱為 Cheng。也許使用程維這個名字讓我沒那麼容易被記住或是稱呼,但我從來不後悔,也很開心我的朋友跟同事們都能用我的名字稱呼我。就像我在 2020 紀錄裡面寫的,「學習別人的文化,學習適應別人的文化,學習在適應別人的文化時融入自己的文化」。小籠包就是小籠包,不是 Xiao Long Bao,更不是 Steamed Dumpling。套句鱸魚說的,「這東西原名就叫小籠包,不需要創造一個走樣的新名字去成全旁人的記憶,否則自我認知已經拋棄了一半。義大利人不會這麼做、日本人也不會這麼做。」

看了 37 部電影,算是印象中看了最多很喜歡的電影的一年。最喜歡的是重看的《盜夢偵探》。接下來是《里斯本夜車》、《藥命俱樂部》、《游牧人生》、《阿拉斯加之死》、《海上花》、《異星入境》。下一個梯次有《千年女優》、《007:生死交戰》(No Time to Die)、《駭客任務》三部曲、《賽道狂人》、《心靈捕手》、《謀殺綠腳趾》(The Big Lebowski)、《愛情不用翻譯》、《酷愛自修室》(Dating Amber)。終於補了一些一直以來想看的經典。為了寫紀錄才查的中文翻譯有些還真不出所料的讓人匪夷所思,運氣好能在少一層中文翻譯詮釋前就能先看過電影。

在美國看了第一場現場 Tycho at Brooklyn Mirage(感謝 Momo 跟 Sean)、然後在 Music Hall of Williamsburg 聽了 Summer Salt、Covey、 Breakup Shoes、去了傳說中的 Pitchfork 在 Chicago Union Park 參加了第一場美國音樂祭、接下來還聽了 Men I Trust 與 LCD Soundsystem。LCD Soundsystem at Brooklyn Steel 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喜歡的現場(感謝 Renzhi)。生活在 NYC 對於看現場實在是幸福,能認識各種朋朋一起聽音樂更是幸運。年初的時候獨自在台灣去聽了 deca joins,原本只是想一吐去不了 Punkers Three 的怨氣,沒想到會在對 deca joins 無感不知道幾次後莫名被圈中,只能說世事難料。

Chicago 的夏天很美。九月參加 Pitchfork 順便去了各種咖啡廳刷題找工作。沒有太多時間的觀光就足夠讓對這個城市留下好印象,但也不排除我只是喜歡好天氣、酷建築與在文青的咖啡廳刷題。

在 Cornell Tech 待了第二跟第三學期。太常在 Bloomberg Center 一邊寫作業一邊跟庭宇還有姐夫唱卡拉歐虧吃雞塊到看日出。從 The House 13D 搬到了 8I,送走了五月就畢業的朋友們。騙吃騙喝的在 Makerband 跟 HICOCHAN’s baby 打了兩個團的木箱鼓,但還是對音樂一竅不通,還好靠 Ev、Bryten 跟 Angelica 凱瑞以及加油團力挺矇到了 talent show。從 Charlie 那邊學會做 brownie(或者說從 Amazon 訂 brownie)、從 Colin 那學到在島上半夜釣到的 striper 不能吃也不會脫衣服。

誤打誤撞一頭栽進了 AR/VR,從自學到修學校課、然後進了 XR Collaboratory 做了幾個相關的專案跟研究。做了在 VR 裡模擬 AR,做了用多個 Kinect sensors 做 3D 的即時環境重建(Real-time 3D Reconstructed Environment),傳送到 VR 頭盔(Oculus quest headset)跟 AR 使用者(帶 Microsoft HoloLens)做遠端協作(Remote Collaboration),做了一對多遠端協作的視角分享(View Sharing),還做了奇怪的射擊遊戲。能有機會做到這麼多有趣的專案真的很幸運且始料未及,感謝我的老闆 Herald、最後加入的 Abe、還有最棒的趴呢 Angelica。在來 Cornell Tech 前完全沒有預料到會花這麼多的時間泡在 AR/VR/XR 裡,但這是最好玩的誤打誤撞。

跟朋友們一起用兩堂 Studio 課做了 Plaza,一個可以讓使用者在任何網站留言討論的 Chrome Extension,讓人可以隨時一鍵把任意網頁變成 subreddit。感謝 Alex、Bharat、Charlee、Malcolm,一起鬼混總是很好玩!

暑假在 Amazon 實習了三個月,第一次體驗在美國工作、第一次在大公司上班、第一次遠距。一直沒學的 Java 終於因為工作好好地學了。在大公司實習從內部系統學到的遠比在業務邏輯學到的多,踩到坑也多。也淺淺地體會到要有效地管理大規模的人遠比應付大規模的流量難,且兩者的複雜層度不在同一個量級。

因為在 Amazon 實習的關係蹭到去 Seattle 一個禮拜進辦公室順便體驗當地的機會。夏天的 Seattle 有點太夢幻,Amazon 的辦公室有點太密集,Keys on Main 的演奏有點讓人太沈醉(物理上)。

去了 Cornell 在 Ithaca 的本校區參加其他人的畢業典禮。行程規劃天才如我安排在去的山中露營,差點讓當屆優秀畢業生 -4,因山中酷寒英年早逝。

Ev 帶著我跟其他朋朋在 NYC 騎了幾次腳踏車長征。雖然每次都騎到腳沒了,但在單車上瀏覽這個城市的角度總是讓人懷念。

跟 Evan 一起開車去了 Boston,找家樑放鬆的行程變成 Whiskey 跟撥蚌殼的進修課。感謝家樑給的底片相機,從此我每天出門都要多記得帶一件物品。喜歡上了拍底片,從六月在他家門口拍的第一張底片到 2021 年底拍掉了五卷。

在 Terra Blue 跌入了讓我徹底沈迷於這個城市的瞬間(這個瞬間大約三個半小時)。沒有計劃地踏入一間 Jazz Bar,下次回神已經待了三個半小時。完全投入在自己表演裡爵士樂手們是我的死穴。謝謝 Momo 還有來 NYC 一起整天酌酌的家樑!

2021 年寫了 28 篇文章。HyperLogLog 介紹了一個神奇演算法,讓你用手指就可以即時算出一個地方累計有多少不重複的訪客數,而且即使有成千上萬個訪客也不成問題。I Don't Have Time 寫了我認為人們口中「沒有時間」是什麼意思。其他還有 25 篇的 Weekly I/O、 1 篇年度回顧。我要多寫很多文章。我要先重量不重質。

因為隔離的時間太多,不小心認真重新設計了 Weekly I/O 的電子報計畫。一切都是要對自己的學習負責,特別是長遠看來自己覺得有價值的能力(寫作、英文、理解能力、表達能力)。逼迫自己用 Weekly I/O 來 Learn in Public,即使現在還很不足但還是要認真且公開地寫,順便測試自己能否提供一些些的價值給其他人。雖然這個電子報幾乎完全是為了我自己而寫,但我也很常在要怎麼樣提供更多價值給讀者。寫到下筆的現在也快兩年(歷經幾次停更),我也好奇這個計畫會延續多久。

經過前一年找實習以及在 Amazon 一個暑假後,對於在美國找工作少了很多憂慮。找工作與面試都變得很能用平常心應對,對於我可以控制的部分(刷題、面試)我覺得能有一定掌握了,對於我無法控制的部分(景氣、運氣)我完全不在意,就用一直嘗試讓他均值回歸。最後還是一家新創都沒有面試到,在三家大公司中選了 Google。詳細找工作的想法記在了美國軟體工程師實習與正職求職心得

在 NYC 看了三場 MLB。感謝 Alex 與他的律師朋友,第一場 MLB 就用過於美式(或者說 Philly 式?)的方式體驗。沒想到在 Yankee Stadium 也可以 Tailgate。攝取的酒精比 Chapman 當天的球速還要爆量,還去了我印象中前幾鬼扯的場景:怎麼會有人在酒吧裡的牆壁鑽一個洞,然後把洞當成櫃檯讓人從隔壁 Taco Bell 的倉庫裡點食物?跟 Ev 還有 Tomo 去了第二場 Yankee!也跟同鄉人們去了 New York Mets 的台灣日。

在 Barclays Center 看了 Nets 打 Wizard。多虧 COVID 我們幾乎包場了第一層看台的一個座位區,享受疫情的 NBA 福利。那場見證了 Griffin 幫 Brooklyn 打的第一場比賽。Irving 還沒自主禁賽、Harden 還沒生氣氣、Durant 還有小貓幫手們。

還是繼續保持著對籃球的熱愛。住的地方樓下就有不關燈的球場,任何時候(通常是半夜)想要投投籃練練球都零阻力。在學校打球到讓群組名稱能為我改名算是生涯最精華(somebody stop Cheng-Wei),謝謝 Charlee。但出了 Roosvelt Island 小島在外面就討不到太多便宜還常常被電。還好沒有放棄習慣,隔一年到 2022 才能完成 2020 年訂下在紐約打籃球聯盟的願望。

第一次跟家人過感恩節。記憶裡第一次跟家人一起裝飾聖誕樹,第一次包春捲,一起看駭客任務。

在 Seattle 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在一間面著湖的義大利餐廳聽書聽到《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 裡的一句話,「Not giving a fuck does not mean being indifferent; it means being comfortable with being different.」。

這次 2021 年度紀錄在 2022 年九月動筆真的有點太晚了,很多想法都忘記是去年還是今年想到的。在離開 NYC 也離開 Cornell Tech 的 2022 九月,很懷念那些可以用現在式而不是過去式描述的感受。英文寫作沒有進步太多,中文倒是體感能察覺退步常卡詞。

年度紀錄真的就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混亂流水帳。最近看《It Was the Best of Sentences, It Was the Worst of Sentences》裡寫說「Thy Reader, Thy God」,反觀我這樣無視讀者亂寫實在是不良示範。我希望寫中文時能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晶晶體,但想要能完全不失真不妥協地表達心中所想,我的中英文道行可能還是不夠,有英文的部分請原諒我沒有找到好的中文替代詞。還是相信要寫的越多越透明,但如果寫作是寫程式,這篇文章應該就是義大利麵程式碼,好吃!

最後偷渡一句總結 2021 來自 Robert Anton Wilson 的話,「You are precisely as big as what you love and precisely as small as what you allow to annoy you.」。積極樂觀、感恩惜福。

新年快樂!


Discuss this article on: Twitter | Facebook.
To get updates when I write, sign up my newsletter 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