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寫作

我的寫作宣言:作為一種達成目標的手段

English Original Version

投入時間在寫作,是我對於學習最有價值的投資,沒有之一。

在過去幾年寫了四百多篇文字後,我寫了這份宣言當作對我未來寫作的提醒:關於如何寫作、該寫什麼、以及我為何應該繼續寫。

我寫作的目的是為了更好的思考並提供價值。

更好的思考指的是更清晰、更深入、更連結性(interconnected)的思考,產生對我的使用情境有效的行動。

提供價值指的是實際地、正向地改變人們的觀點,並促進與他人之間有意義的互動。

我的寫作要是真誠且有主見。

我優先寫我內心真正在乎且具有長期價值的東西。

更好地思考

我寫作是為了更好地思考。更好的思維意味著更清晰、更深入、更連結性的思考。

為清晰的思考而寫。

當我們閱讀時,作者為我們思考。如果我們只是重複作者的思考過程,我們可以讀了很多書但仍然把自己讀笨。1

寫作讓我們意識到我們並不理解大多數我們自以為理解的事情。2

為了更清晰的思考和內化學習,我們要跟他人解釋並分享我們吸收的訊息。

簡單地做筆記是不夠的,因為我們不需要理解內容也可以完成筆記。3

解釋我們的想法促使我們探索不同的敘事方法、轉變觀點和探索新關聯,從而揭露我們原來有的盲點。4

我們的大腦將概念以空間形式儲存,但寫作卻需按照線性進行。

透過寫作,我們將網絡結構的想法,透過階層結構的詞句,轉化成序列結構文字。5

這個過程強迫我們將資訊轉換成知識。6

為深入的思考而寫。

寫作不只是讓複雜的思考變得更容易。寫作讓複雜的思考可能。7

有限的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限制了我們複雜思考的能力8 ,而一個書寫表面將我們的認知負荷轉嫁到外部媒介上。

寫作增強我們記憶和視覺化的能力9,幫助我們思考那些難以思考的事物。10

寫作本身就是思考。想法不會一開始就完全成形。只有當我們琢磨它時,它才會變得清晰。11

要想地更深,我們必須寫作。12

為連結性的思考而寫。

單獨的概念較難留存於我們的記憶裡。13

透過寫作,我們能將新的想法與我們已知的想法連結,從而增強記憶的留存。14

記憶是能否發現新連結的關鍵。一個持續演化的想法網絡可以建立一個學習和保留想法的增強迴路(reinforcement loop)。15

交錯的想法網絡有助於創意的產生。有趣的洞察常常來自於在新事物與我們大腦中保留的現有思想之間找到令人驚喜的連結。

有效行動

由寫作驅動的更好思考必須帶來有效的行動。

沒有行動的洞見只是無生命的抽象概念。16

我們需要將寫作中產生的思想轉化為行動。17

應用更好的思考去產生行動並解決問題,才能使寫作和學習真正有效。18

有效的行動反過來又可以提升我們的思考。

行動讓我們能夠量化思考的結果。19

有了可量化的成果,我們才能建立起有效的反饋循環(feedback loops)。20

行動所帶來的直接反饋,能使我們的思考過程系統化地進步。21

行動比做筆記提供更強的反饋。

做筆記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採取行動,因為做筆記只能提供較弱的學習反饋。22

寫完一篇筆記後,我們可能很少回頭看,更不用說應用它了。

此外,做筆記的反饋往往不明確,因為好筆記的成效通常並不明顯。

單純記錄自已的想法也是如此。自從 2016 年我開始寫年度紀錄23以來,我注意到我的思考和寫作隨著時間有所進步,並將紀錄作為衡量自己成長的基準。24

但是,就像記筆記一樣,這些反思只能提供延遲和間接的反饋。25

而行動提供更及時、更直接的回饋,使我們的思考能夠系統性地進步。

有效的行動需要具有意義,並且與我的使用場景相關。

朝著有意義的目標邁進的有效行動,應是更好思考的結果。

我不認為自己主要是個寫作者,而是個思考者和建造者。投入寫作的時間就是從打造新事物抽走的時間。

因此,我的寫作必須與我使用的情境相符26,以打造更好的事物。我是為了創造更多價值而建構事物。27

寫作是達到目的的手段。

提供價值

好的寫作可以帶來價值。我的寫作應該是有用的,並且對人們的生活產生正面的影響。

我的寫作要是有用的。

寫作應該考慮到「實用性曲線」下的面積(area under the usefulness curve)。

我可以寫得很簡單,為很多人提供一點價值。或者,我可以寫得更深入些,為少一點人提供更多價值。28

雖然這兩種方式都能最大化實用性,我應該傾向於後者,並追求心智上的動腦流汗(mental equivalent of sweating)。29

我追求真實性,但當一定程度的簡化抽象能夠幫助理解時,我應該更重視實用性而非僅僅是真實性。

在選擇過度簡化時,我應該明確指出其中的取捨,並提供進一步深入的延伸資料。

我的寫作應該對人們的生活產生正面的影響。

正面影響指的是讀者實用且正面地改變他們對自己或世界的看法。

寫作需要啟發行動,改變人們所知道的、所相信的、所感受的或所做的。30

有意義的互動

我的寫作應該成為催化我與有趣的人進行有意義互動的介面。

寫作創造獲得幫助的機會。

公開寫作把我放在競技場檢視(puts me in the arena)31,使人們能看見我不完美的想法並給予我回饋。32

我一路上之所以能收到這麼多建議、幫助和資源,都是因為我願意展示我的作品。33

人生的一個秘密在於人們遠比我們想像的更願意提供幫助。

寫作創造幫助別人的機會。

公開寫作明示了我對哪些領域感興趣並且有經驗。

這樣能確保在這些領域尋求幫助的人知道,我可能可以如何幫助他們。

能夠分享我的經驗與看法作為一點參考,永遠是我的榮幸。

透過分享,我們減少了資訊的不對稱。

寫作創造了連結。

公開寫作邀請人們與我建立連結。

最重要的是,如果我從未在網路上分享我的想法,許多我現在擁有的友誼不會存在。

保持真誠

我的寫作應該真誠並反映真實的我。

真誠是為了長遠的戰略。

忠於自己是最不費力的,因為我無需為了討好別人而假裝。

如果我建立在自我的延伸上,從長遠來看,沒有人能與我在我的基礎上競爭。34

減少對競爭的關注。35獨特比更好要更好。36

真誠定義了價值。

在科技進步的時代,想法的價值將超過技術。37然而,像生成式人工智慧這樣的工具無法代表我是誰,因為它們缺少定義我的個人本質。38

「沒有獨一無二的訊息,只有獨一無二的傳達者。」39

我的作品必須反映我是誰,因為真誠才能創造帶來獨特的價值。

寫作應該擁抱脆弱。

獨立思考常會讓我們產生不太願意大聲分享的觀點。40

提出尚未確立的想法讓我們處於弱勢的位置。

完全做自己往往是奇怪且脆弱的。

所以,如果我們完全不覺得脆弱,我們可能不是最真誠地做自己。41

真正的真誠包含接納我們的古怪和脆弱性。

有主見

我的寫作應該是有主見的。

我應該優先考慮寫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總結別人的觀點。

對於二手資訊,我應該結合不同想法或加上自己的思考來賦予其更多價值。

我應該做出有根據的推測並提供可被證偽的解釋。

我必須抑制自己的衝動,不要逃避承擔自己可能犯錯的責任。

承認自己的錯誤才能為學習提供最誠實的回饋。

我應該公開寫下我的推測,作為記錄我犯錯的方式。

要評價推測的好壞必須根據其品質,而非僅根據其結果。42

我希望做出高品質的推測,並提供可證偽的好解釋43

為了激發有意義的討論,我不應該拐彎抹角

記住自己會犯錯的同時,我應該把推測陳述得更像物理定律那樣確定。44

「要真實,而不是中立。」45

使用「或許我是錯的,但我覺得」和「這沒有絕對的對錯」等模稜兩可的表達,會使得論點趨向於套套邏輯(tautology),且降低其實用價值。

套套邏輯的陳述難以引起有意義的討論,因其缺乏可辯論的實質內容。

有意義的討論是必要的,因為它們邀請更多讀者共同參與智識的探索。

寫什麼

我優先寫那些具有恆常重要性或逐漸增長長期價值的事物。

我應該避免僅僅為了吸引更廣泛的受眾而追逐新聞或趨勢。

我應該等待新事物的自行展開後再考慮評論,除非我真心好奇並渴望親自探索。

我只寫我真正在乎的事,而不是當下的流行。

我寫關於任何引起我興趣的事物,這一點不會改變。

但我必須更謹慎選擇,專注於那些不僅引起興趣,而且也點燃熱情的事物。46

我發布的每篇文章都旨在成為網路上對某個特定領域最好的內容47,不論這個特定領域有多麼特定。48

如何寫

以下是我之前曾寫下的一些學習想法。我將定期更新這個清單,以保持其長期的價值。

  • 關著門寫。一旦想法獨立形成,打開大門收集回饋來重寫。 [Stephen King on Write and Rewrite]
  • 為了寫得更好,刪除草稿裡的大部分內容,像是電影拍攝的鏡頭通常比最終剪輯中實際出現的鏡頭多 50 到 100 倍。 [Delete Most in Draft]
  • 如果你想在寫作時使用驚嘆號,表示你的文字本身不夠有力。加強你的句子而不是用符號來補償。 [Drop Exclamation Mark]
  • 真正的作家知道,而想成為作家的人不知道的秘密:困難的不是寫作部分。難的是坐下來寫。 [Sit Down to Write]
  • 多寫 5 倍數量,少寫 5 倍長度。 [Write More but Less]
  • 「一部嚴肅而優秀的哲學著作可以完全由笑話組成。」——路德維希·維根斯坦  [Philosophical Jokes]
  • 馬拉松選手只與他們目標的時間競爭。作家只與他們想要達到的標準競爭。可持續的動力需要來自追逐我們不會與之競爭的東西。 [Noncompetitiveness]
  • 每天在我們覺得還可以寫更多的時候停下來。保存想寫更多的興奮給第二天,讓明天的工作順利開始。 [Running and Writing]
  • 無論當天的感受如何,都要留時間寫作。好不好都沒關係。坐下來打字。拒絕與潛意識討價還價,無視潛意識說的「我沒有靈感。我們明天再試」。[Writing like Shopkeeper]
  • Derek Sivers 的寫作建議:嘗試每寫一個句子就換行。 [One Sentence per Line]
  • 為了克服完美主義並發表更多內容,嘗試不要用大寫字母並使用 10 分制評估寫作。 [Get over Perfectionism]
  • 寫作就是思考。你可以先寫作,然後從自己的寫作中得出更清晰的觀點。 [Writing Is Thinking]
  • 殺死你的最愛。愛上問題,而不是解決方案。 [Kill Your Darlings]
  • 草稿 FBR:快(Fast)、差(Bad)、錯(Wrong)。. [Write FBR]
  • 對於分享創意作品,Release 一詞具有雙重意義。它代表作品向公眾發布,也代表作者從對完美的追求中解放。  [Double meaning of Release]
  • 創作者需要與他們正在創造的東西建立直接連結,因為許多創作都其實是發現。如果我們不能有效地看到我們創作的變化過程,我們就什麼也發現不了。 [Immediate Connection to Creation]
  • 「語言可以成為思考者與現實之間的一道屏障。這就是為什麼真正的創造力往往始於語言的終結。」 - Arthur Koestler [Language and Creativity]
  • 講故事的「但是」和「因此」規則。 [The But and Therefore Rule]
  • 再多的技術也無法讓壞故事變成好故事。 [Technology and Story]
  • 我們必須學會將事實與故事分開。 [Fact and Story]
  • 當我們平衡啤酒模式的吸入和咖啡模式的呼出時,最好的想法就會出現。在任何一天,咖啡模式都能讓我們提高工作效率。但從長遠來看,啤酒模式獎勵的是機緣巧合和智識上的突破。 [Beer and Coffee Mode]
  • 如何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 3x3 法則:提出少於 3 個點,用 3 種方式解釋,並重複 3 次。 [3x3 Rules]

未來

我最充實的時刻是當朋友和讀者告訴我,我的文字如何對他們的生活產生正面影響時。

對他人產生正面影響是非常有意義的榮譽。

寫作使我充實。我相信我的寫作也能夠直接或間接地幫助他人獲得充實。

我的使命是增強人們的充實感。

在建構能夠增強人們充實感的事物時,我會持續寫作。

閱讀。寫作。建造。


  1. ^

    摘自叔本華在  Parerga and Paralipomena  中關於閱讀和書籍的第 24 章。請見 [Read Yourself Stupid]:"When we read, the author thinks for us. We can read ourselves stupid if we just repeat the author's mental process. People who just let their own thoughts wander can be more creative than those who just read."。

  2. ^

    與解釋性深度錯覺 (IOED) 有關。請見 [Illusion of Explanatory Depth]

  3. ^

    這讓我想起 Tyler Cowen,他不做筆記,但寫了非常多文章、論文與書,也許這就是他做筆記的方式:透過寫作和應用他所學到的東西。延伸閱讀:Tyler Cowen on ReadingAndy Matuschak 關於 Tyler 寫作義務的這個訪談

  4. ^

    Mortimer Adler 的話有關:"The person who says he knows what he thinks but cannot express it usually does not know what he thinks."。

  5. ^

    改寫自 Steven Pinker 在 The Sense of Style 所寫:"The writer’s goal is to encode a web of ideas into a string of words using a tree of phrases." 。請見 [Write Web to String]Ted Nelson 的批評。

  6. ^

    資訊只有在我們解釋和理解之後才成為知識。請見 [No Knowledge in Book]:"There is no knowledge in books, only information. Information only becomes knowledge after we interpret and understand it."。

  7. ^

    來自 Neil LevyOxford Handbook of Neuroethics 第 18 章 Neuroethics and the Extended Mind。請見 [Notes Make Intellectual Possible]:"Taking notes on paper or screens doesn't merely simplify complex tasks like contemporary physics or other intellectual pursuits. Taking notes makes them possible."。

  8. ^

    請見 [Working and External Memory]:"Our working memory has a limited capacity for task-related information. To perform complex tasks, we should offload some mental load onto an external medium."。

  9. ^

    請見 Douglas EngelbartAugmenting Human Intellect :筆和紙作為我們智力發展的第三階段,可以實現手動和外部符號操作。延伸閱讀:Information processing theory

  10. ^

    但我們應該記住,紙張作為我們思考的媒介,是一個「低頻寬的傳輸媒介」。請參閱 Bret VictorMedia for Thinking the Unthinkable。偉大創意的創作需要強大的媒介來展現,而紙張可能還不夠。

  11. ^

    請見 [Writing Is Thinking]:"Writing is thinking. You write first and derive clear perspectives from your own writing."。

  12. ^

    來自 Niklas LuhmannKommunikation Mit Zettelkästen:"Without writing, you cannot think; at least not in a sophisticated and scientific way."。

  13. ^

    因為單獨的概念缺乏上下文或與熟悉的想法的聯繫,更難以在我們的記憶中有效編碼。請見 How Memory FunctionsInformation Processing Theory- Memory, Encoding, and Storage

  14. ^

    這也是為何 mnemonic link system 有用。

  15. ^

    請見 How the brain builds on prior knowledge

  16. ^

    請見 [Actionable Truth]:"Insight is the smallest unit of truth that is actionable. If you cannot act on it, it is just an abstraction."。

  17. ^

    請見 [Action-Thoughts Alignment]:"There can be no happiness if the things we believe in are different from the things we do."。

  18. ^

    請見 [True Learning]:"True learning is understanding. True understanding is linking new information to existing knowledge and applying it to problems."。

  19. ^

    跟 Brian Armstrong 在 這個訪談所說的 "action produces information" 有關。

  20. ^

    請見 Deliberate Practice

  21. ^

    反饋迴路可實現系統改進。請見 Thinking in Systems

  22. ^

    請見 Note-writing practices provide weak feedback

  23. ^

    我在 2016 年的年度回顧:[2016 紀錄].

  24. ^

    每當我看到我以前的一些想法和寫作有多麼丟臉時,我都會感到尷尬。但我把它們當作進步的記錄,提醒自己成長心態(Growth Mindset)並 run my own race

  25. ^

    話雖如此,寫下你的想法仍然是一個很好的思考工具,也是一種成長的衡量標準,可以讓你的方向與長期目標保持一致。

  26. ^

    除了創造更好的事物之外,我的另一個人生目標是成為更好的人並有意識地生活的。

  27. ^

    另見 Sam AltmanValue is created by doing:"Writing can be a marginal use of time, but being good at it is important. If you are already good at writing, maybe the marginal utility of writing is diminishing and you should create value by doing."。

  28. ^

    或者,我可以就我只感興趣的主題寫得很深入,主要為我自己提供價值,儘管這可能更接近於做筆記。

  29. ^

    請見 Andrej Karpathyon shortification of "learning"

  30. ^

    不能啟發行動的寫作比較沒有意義。這就像你向創投提案你的創業想法,他們完全理解你。但他們就是不投資你。

  31. ^

    請見 [Luck and Arena Razors]:"When choosing between two paths, choose the one with a larger luck surface area and/or the one that puts you in the arena."。

  32. ^

    另見:Learn In Public.

  33. ^

    另見: Show Your Work!.

  34. ^

    來自 The Almanack of Naval Ravikant:"If you are fundamentally building and marketing something that is an extension of who you are, no one can compete with you on that."。也紀錄在我的 [2022 紀錄].

  35. ^

    來自 Finite and Infinite Games: "A finite game is played for the purpose of winning, an infinite game for the purpose of continuing the play."。

  36. ^

    來自 Sally Hogshead。也紀錄在我的 [2022 紀錄]

  37. ^

    請見 [Gen AI and Photography to Art]:"Generative AI is to digital art as photography was to traditional art. The value of having good ideas grows when new technology lowers the need for technical skills."。

  38. ^

    儘管有人可能會說 DreamBooth 和其他類似的技術可以代表自己,或者訓練大型語言模型需要品味,但我不會說目前它能讓人們在那些作品中感到「真誠」。

  39. ^

    來自 Jadah Sellner:"There are no unique messages, only unique messengers."。請見 [Unique Messenger not Message]

  40. ^

    請見 [Opinions Afraid to Share]:"Do you hold opinions you're afraid to share with peers? If not, maybe you just believe what you're told rather than think independently."。

  41. ^

    請見 [Marketing Cringe]:"When marketing our work, we must feel a bit cringe. Zero cringe can be suboptimal because it either means we are not being authentic or we are tasteless."。

  42. ^

    好的預測應該應用機率並說明假設前提,並記住 Fooled by Randomness 裡的[幸運傻瓜]

  43. ^

    來自 The Beginning of Infinity:"A good explanation is one that accounts for observations while being hard to vary."。

  44. ^

    請見 [No Hedged Words]:"State your conjecture in a way that sounds like the laws of physics. Avoid mealy-mouthed allusions because ChatGPT can do all the hedged answers already. Solid and arbitrary statement sparks more comments and feedback."。

  45. ^

    來自 Christiane Amanpour。我第一次從 Kara Swisher 聽到這句話。

  46. ^

    來自 Douglas HofstadterMetamagical Themas:"I was beginning to wonder how long I could sustain it without seriously jeopardizing my research. I decided to divide up my long list of prospective topics into categories: columns I would love to do, columns I would simply enjoy doing, and columns I could write with interest but no real passion."。

  47. ^

    來自 Robert HeatonHow to come up with blog post ideas

  48. ^

    無論多特定,所以這可以透過定義一個虛構的特定類別來完成。我的 [HyperLogLog] 是該演算法最容易理解的線上介紹文章。[Remove Labels][I Don't Have Time][Let Go of Your Desire to Tell a Bigger Story When Listening] 是探索對這些簡單但較少討論的想法的奇怪看法的最佳文章。看吧,你可以這麼特定。


謝謝 Angelica Kosasih、Scott Chen 和 Simon Tsai 幫我看這篇的草稿與回饋。